記憶空隙的填補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忘記了兒時, 正確點說, 來港前的生活細節.

我忘記了以前幾點鐘上學, 我忘記了幾點下課. 但我記得上課前, 清晨, 坐在課室門口, 梧桐樹下, 和同學一起朗讀背誦課文. 我記得三年級時在全校面前的乒乓球比賽拿了個冠軍, 我也記得以記一場比賽為題的作文拿了高分, 在全校面前朗讀. 小時候, 我好像的確不需要為讀書成績煩神.

我忘記了上課時老師教了些什麼, 但我記得夏天摘桑椹吃. 看不見自己, 只曉得指著玩伴笑他們中毒啦中毒啦…

忘記了考試時是怎麼準備的, 但記得午後的課, 總在打瞌睡.  

我忘了我跑步的速度, 但我曾經是校隊田徑運動員.

我忘了是怎麼逐年去明白人情世故, 但記得春天去捉蜜蜂, 夏天去捉知了摘菱, 秋天捉蟹採蘆葦, 冬天伸開手去接雪花, 看老師說雪花每片都不一樣是不是真的; 還有, 記得年三十晚看春晚守歲.

很多都好像記得, 但很多又好像記不得了.

老爸找出一封信, 我以前寫給他的. 信中, 我列出我的時間表, 好像填補了那麼一點遺忘的空隙.

時為84年9月.

我當時5:20am 起床. 6am 出發去學校. 7am 到學校. 洗米洗菜, 放飯盒放進蒸籠.

我記得打下課鈴時, 各人瘋湧進飯堂外邊那裏的蒸籠, 尋找自己的飯盒. 人很多, 飯盒也很多, 所以之前一定要記住自己的飯盒放在哪一個蒸籠裏了. 有時, 飯盒會被擠扁了. 拿回課室吃飯. 吃完飯後, 有時會在河邊隨意洗下飯盒, 有時, 帶回家洗.

那時的我, 很喜歡吃薯仔, 或稱馬鈴薯, 洋山芋. 所以菜款經常是炒芋絲. 我跟同學說, 我很喜歡吃洋山芋. 我也將這個分享告訴了家人. 家人說, 不要隨便告訴別人自己喜歡什麼. 我忘了她們為什麼這麼說, 但我將此銘記於心.

很多年後, 遇某君. 他埋怨我總是不說我喜不喜歡什麼, 甚至, 不主動說我喜歡他. 我於是將幼時所受的教誨搬出來. 那真是一個方便的藉口. 其實, 自己的性格需要改變.

那一個小時的走去上學的路, 我記得並沒有浪費. 在路上, 和幾個同學一起, 有時嘻笑, 有時互相背默課文. 有時候, 拾垃圾 — 是撿糖紙. 那時, 有古怪的收集糖紙的癖好. 不管是不是自己吃過的. 只要看到是新的, 便拾起來, 清潔好. 有時, 會和同學交換. 夾在書中, 一頁一頁的, 滿本書都是.

老媽說, 有次我很晚都沒有回家. 她很是著急, 走去學校找我. 幸虧去學校的路, 只有一條, 在路上, 我們碰見了.

幸虧有著這些舊信件, 填補了遺忘的一些時光.

廣告

發表回應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