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浙匯

友是老饕. 每次飯局, 她定必盡責列出幾間好吃的餐廳, 然後我們供沒見過世面的我們選擇.

上次定在蘇浙滙, 一間在國內揚名, 在香港剛起步的浙江菜館子.

我臨赴約前突然有事, 於是改變路線. 本來該乘隊道巴的, 想想要再走出去要花太多的時間, 不如索性在九龍城碼頭乘船去灣仔吧, 時間應該剛剛好.

哪知道在這區住了那麼多年, 忽然就這麼忘了九龍城碼頭的船只去北角, 不去灣仔. 在船上, 致電給友人們道歉, 將會遲到. 友教下船後可以用什麼最省錢又快的途徑去蘇浙匯. 我心想著, 反正已打算乘的士, 算了, 不費心去記了.

又算錯的是, 原來北角碼頭沒有的士站. 我還以為像以前的中環碼頭, 一出來就有的士等. 狂奔了一段路同時看到的士和友口中說的巴士, 不管了, 上了的士, 卻只覺的士要七彎八繞才上了去灣仔的路. 反白著眼, 心想, 早知乘巴士算了.

新開張的蘇浙匯很有氣勢, 也很堂皇. 找到友們, 才坐下, 她們說我來遲了, 因為她們剛剛看到金庸, 倪匡, 蔡瀾.

這城市以娛樂八卦為生活的營養, 在街上隨時碰到個什麼明星暗星並不出奇, 出奇的是會碰見這些鼎鼎大名的傳奇作家們.

我懊惱著.

友致電給夫君們, 報導著奇遇, 形容三位作家的衣著, 神態.  很多人前呼後擁, 金庸與倪匡都由人攙扶著, 走進包間, 不知道包間內可有其他人. 她們問夫君可想回家拿書過來索簽名. 我回去跟龍人說, 奢望著他也會像友的夫君一樣表示羨慕. 他卻說, 是黃霑在包間等他們嗎? (我又反白眼了, 會的, 那是以後的事.)

既然遇不見名人, 於是放開肚皮吃飯. 餐廳新開張不多久, openrice 的食評沒幾個, 但好評惡評數量旗鼓相當. 友說, 她在國內吃過, 覺得這麼出名的館子應該不會太遜色. 那晚有名人, 可能也叼光, 差不到那裏去. 我說, 你不讓整個廚房的人全去做名人菜式, 給我們的就隨便來?

結果那素鮑魚海蜇頭清炒河蝦仁都非常美味, 特別素鮑魚拌著芥辣醬油, 吃在嘴裏特別清新. 再來蝦籽獅子頭, 份量不大, 肉不肥不瘦不膩, 味道不咸不淡, 剛剛好. 可惜桂花蜜火肪的蓮子是苦的. 但友點的不知什麼煲什麼的湯卻又很出色.

吃飽, 大家摸著肚皮繼續吹水. 忽然眼前一亮, 就這麼見到金庸由人攙扶著出來, 然後蔡瀾, 然後又回去. 再然後, 大概散席了, 又見他們三個走出來.  友人卻微笑著直望著他們, 微微示意點頭. 我倒有點不好意思, 覺得有點像偷窺, 又有點像打撓了別人一樣.

忘了講蘇浙匯的桂花酒釀丸子, 湯不太甜, 丸子有點嚼勁, 很好吃.

廣告

2 Comments

  1. 小孜媽
    Posted 九月 17, 2010 at 9:37 上午 | Permalink

    Joyce:

    我很久沒來,一來就看到這篇,真好。

    十幾年前,當時我還在修讀經濟,在飯館遇見張五常,心怦怦跳,郤不敢上前問侯一聲。今天,我已不喜他的文 : )

    桂花丸子,我很愛,以前有空的時侯還專門去九龍城的三陽買一包,新鮮的桂花加冰糖,酒釀放多點,我一口氣可吃三碗!

    • Posted 九月 17, 2010 at 11:41 上午 | Permalink

      孜媽,
      哈, 不要說你, 連我自己也很少來這裏.
      🙂 對對對… 就是那種少女情懷 – 近"香"情怯! 所以我不太明白現在的粉絲怎麼可以如此瘋狂.
      好好保重! 明年, 你就可以放懷大嚼!


發表回應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