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憶中的蝸居

親戚來港探親, 聊天. 問: 會去世博逛逛嗎? 來上海住我們家, 不用住酒店, 反正有房子, 地方大, 不打擾的. 

我笑了: 以前去上海都住你們家. 那時小小的一個房間, 住了很多人, 我們都不嫌打擾你們家.

以前, 以前.. 以前… 真的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小時候, 爸媽帶我去上海. 那是我印象中的上海. 大馬路, 路旁有很多沒有葉子的樹, 因為那時候是冬天. 乘電車時我打瞌睡, 然後急著下車, 丟了一隻大手套.

住在親戚家, 那時才懂"弄", “弄堂"這概念. 小小的一間房子, 像電視蝸居那樣, 但比蝸居裏的還要小, 在地下. 印象中房子裏沒什麼光線, 也很小. 也像蝸居一樣, 大家做飯用水龍頭都要share. 現在想起來, 怎麼那麼多人都能住在那裏? 是不是本來住那裏的親戚又去他們另外的親戚那裏借宿了, 所以讓了地方給我們住? 改天, 我要問問爸媽.

在北面工作的時候, 有同事告訴我, 她跟x個男生同居. (她有提過具體數字, 但我忘了.) 我嚇了一大跳. 她說是那些男生們租了一套房子, 然後分租出去. 租金很便宜, 才一百多塊. 她說那些男生們很髒, 因為寫電腦程式的關係, 整天在家, 又不打掃, 房子都發臭.

算是因為算是便宜的暫時棲身之所, 即使怎麼不喜歡, 也不發作. 但後來仍被逼遷, 因為那些男生退租了.

後來, 她又不停地找房子, 搬家, 再遷出, 再找… 

有幾次, 我陪她去看房子. 那些小小的房間, 怪怪的房東態度, 看得膽戰心驚.

我問她, 她有能力租住好一點的房子, 為什麼要刻薄自己. 她好像有解釋, 但我忘了.

不知道現在的她怎麼樣了. 希望不要再為住房奔波.

有句門面話說, 屋寛不如心寛. 怎麼在這個房價高漲的時候, 高官領導們不敢出來說這句話安撫人心呀? 是怕被人掟雞蛋喝倒彩? 還是怕刺激我等隱藏社區的精神病患者出來斬人?

廣告

發表回應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