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人憂天

原來以前有些課程是改寫小說的. 找到這篇. 寫得不好, 但我訝異自己當時有那種創作, 差一點就是阿凡達的劇本了. (呵呵, 這跟說自己差一點就是李嘉欣, 徐子淇沒分別!!!)

作文時間1994年3月17日

杞人憂天

當時針指向「七」時,忠心的閙鐘「滴鈴鈴」地震天價響起來。睡得迷迷糊糊,仍未清醒的慕楓半眯著眼,萬般無奈地按停鬧鐘,唉聲嘆氣地起床更衣。慕楓對這每天不遲不誤忠心耿耿張著嘴巴叫醒他的東西實在又愛又恨。它的忠誠使他每天能準時上學,不致遲到。恨他麼?是它每天都不近情理地把他從黃粱好夢中拉到現實生活來。其實也不應該恨它的,它也只不過是盡忠職守罷了。慕楓狠狠地搖搖頭,似乎要搖走還殘留在他腦中的夢痕,重新去面對現實。

說實在的,慕楓還真的放不下夢中的一切。有多少個能像他這樣每天做夢和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醒來後又將每一個細節都記得一清二楚的?才開始的時候,他還以為是自己日有所思引起的夢幻。但日子久了,他倒也習以為常,再不大驚小怪了。他總是早早睡覺去尋夢,說得確切些,是尋夢中的伙伴。

還得莊周夢蝶的故事吧?莊周醒了,不知道究竟是自己夢見蝴蝶,還是蝴蝶夢見自己。慕楓也曾為此迷惑過:他不知道自己是屬於夢中的世界,還是現實是夢中的夢。因為他的夢想來是那麼的真實,醒來時夢中人物的音容笑貌都歷歷在目。

他和夢中的英槐早已成割頸之交。兩人相見時無所不談,各抒己見。會為一個小問題而各執一詞,辯個面紅耳赤。也會為微不足道的小事情而歡欣高呼,手舞足蹈。英槐帶著慕在夢中四處閒逛。夢中的一切,都使慕楓欣羨不已,他不止一次動心就此搬進夢境去長住。每當他想向英槐探詢該循何途徑長居夢境時,英槐總是顧左右而言他。這是他倆之間唯一避忌的話題。慕楓實在猜不透夢境:葫蘆裏夢著什麼藥,只是他一邊留戀著夢境,一邊又不得不敷衍著現實中的一切。

英槐的世界的人得知慕楓想移居夢的念頭後便惶惶不可終日,怕慕楓這個現實的人真的移居成功後,便不再以客人自居,一切都變得隨便,不經意地,會將現實中的惡習帶到夢境中來,影響他們的族人、風俗、環境。。。。。。他們經常聚集在一起竊竊私語,商量該用什麼方法防止、醫治這些可能的可怕的後果。

英槐看著這一切,費盡唇舌向他們解釋其實兩個世界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彼此只不過是腦波中的影像,終有一天會因腦波的轉變而不再相遇。每個人都活自己的世界中,哪會隨便被別人改變呢?英槐用不同的例子,許多的譬喻來說明,口水都說乾了,族人們仍半信半疑。

這一晚,慕楓沒有進入英槐的世界,他目光注視著前面對著河流妝的女子的倩影。

廣告

4 Comments

  1. Posted 二月 24, 2010 at 1:10 下午 | Permalink

    你简直是神手。。。
    我看不懂你的文章。。。
    看不懂你应该是我很差咯!!!

    嘿嘿!! 偶像。。。

    • Posted 二月 24, 2010 at 10:54 下午 | Permalink

      哈哈哈… 看不懂是很正常的!!!
      因為我才找到這篇東西的時候,我也看不懂,我也不知道我寫了些什麼,跟杞人憂天有什麼聯繫呀?不懂!!
      對了,阿凡達就是電影 Avatar!

  2. Posted 二月 25, 2010 at 8:07 上午 | Permalink

    電影 Avatar我。。。我。。
    还没看 !!!

    • Posted 二月 25, 2010 at 1:06 下午 | Permalink

      哈!哈!哈!
      我也沒看過啦!誰有時間幾個小時坐在戲院裏呀?
      我只是看報章介紹而已啦!


發表回應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