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

收拾東西時,我媽問我有個餵奶cushion, 要不要扔掉。我說有個朋友說過要的,讓我打電話確認一下。

思前想後了很久很久,要不要打電話給她。 我已經有一年多沒有找她了。

她當初做保險/或者說理財投資。她並不是貿貿然加入的,而是考慮了很久,也比較了眾多公司,才加入了最後決定的一間。

於是,想當然地,朋友都做了朋友該做的事。

因為我是她的朋友,也是客戶,所以,也一直頻繁地聯絡著。

事情的發展是可以預計得到的。有一天,她沒什麼消息了。我找她要改地址,她說她在外地,休息。回港後,致電我,有一搭沒一搭地談。談到工作,我說辭了。她說她也辭了! 那一刻我驚訝到極點。如果我不找她改地址,她打算什麼時候告訴我?如果不聊起工作,她打算什麼時候說?她沒有必要隨時通知朋友她的動向,但她究竟有沒有打算告訴客戶她已辭職?如果客戶不找她,難道要一年半載才會知道?

於是,我聽了有點生氣。很快收了線。

 過了一段時間,她再打電話來。又雜七雜八地談了幾句,她講她病了,她講她自己的事情。她卻提也不提之前的事。我,卻固執地認為她應該有個交待,應該說不好意思她離開了之後才告訴我。我,只想知道她有沒有歉意。

果然,是沒有的。像我們這種傻子才會講道義才會講朋友才會顧全別人的感受。 我想著心裏不是滋味,跟她說,我忙著呢,之後再談吧。

之後,我沒有打過電話給她。她打過來幾次。有時我聽不到鈴聲;有時,氣還在那裏,不想聽。

跟其他朋友談過這事。我說,是不是一段友誼就這麼沒有了?我真的不想找她了。我感覺被利用,被出賣,我感覺不到朋友的感覺。友人說像我這種人,暫時會不找她,但最後,不知道隔多久之後,還是會再跟她談話的。

一年多了,談起就生她的氣,氣她的不道歉。但又經常想起以前的日子,失意時,我們還一起去過蘭桂坊買醉。

友人講中了。

前幾天,因為餵奶cushion這個藉口,我致電她。是的,到最後,我還是會打電話給她。到最後,我還是只記得她的好。她的不好,也記得,但已不重要了。

聊了好一陣子。她說她當年辭職是因為她患了抑鬱,她爸媽也有。她需要吃藥。 打完電話後,鬆了一口氣。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找她。

廣告

發表回應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