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髮

因為忙,因為沒有心情,頭髮一直亂糟糟的。劉海遮到眼睛了,便用夾子向後夾起來;髮尾太散太亂了,便用橡皮筋圈起來。

今天,大部分的事情都告一段落了,又想起龍豬的老師這兩天說他午睡是有點咳嗽,怕被學校忽然趕回家,趕忙在這些事情發生前抽空去理髮店一趟。

我沒有固定去的理髮店。很多時候理髮時像遊牧民族,這次去這一個地方,下次另一個地方。我很怕和髮型師熟,很怕他們在理髮時唸諗叨叨地跟我話家常。我不知道理髮後是否要給貼士,每次找完錢後,我便很尷尬。給貼士怕給得太少,我又不是富婆給太多我會心疼。所以每次我會拿起零錢便走。

曾經有幾年找到一個很細心的女髮型師替我理髮。她總是知道我心意,不用我多解釋已剪得妥妥貼貼。後來有次去,那理髮店說她放假。一連去幾次都放假,我知道她已不在那兒做了,很失落。繼續遊牧民族式理髮。或者是因為每次的效果都強差人意,令我繼續這種遊牧式的理髮。

今天又轉悠了好幾條街才看中一間理髮店。第三次經過門口時,有點不想進去,因為有個金毛在門口吸煙。可是我腳已經走得很累,不想再走了,推門進去。金毛也跟著進去,原來他就是髮型師。

金毛一看見我的頭髮便用手摷來摷去說這樣那樣,頭髮亂七八糟地披在我的臉上,像瘋婆子。我撥好頭髮,他又再解釋一次這樣那樣。。。。。。我說好,就照你的意思辦!

是的,他說到重點了。即使他還沒有動手,我已經信任他了。

用的時間比想像的少,可以想像,髮型不會維持太久。但效果不錯,這是這麼多年來,我想會再光顧的第二個髮型師。

想起幾個月前對友人說:有個朋友不做保險了,她的上司為交差來見我了解情況。他跟我說他也經常落區和基層市民了解。我當時即想噴飯!OK,我住土瓜灣沒有錢,但他當自己是誰呀?曾蔭權?

然後不知道說起什麼,他又說他也有像我這種家庭婦女的客戶。

友人聽到「家庭婦女」,再看看我的裝扮,我知道她死命地忍住笑。我說什麼呀!像他這種人來sell 我,我絶對不可能買!說我是家庭婦女?哼!

接龍豬放學時,他瞪大眼睛望著我,然後又再用手捧著我的臉,摸我的劉海:媽媽的頭髮。。。 

廣告

5 Comments

  1. Posted 一月 21, 2010 at 11:25 下午 | Permalink

    好一句哼!哈哈哈
    家庭婦女??? 家她的头啦!!!

    拍照给我看看你的新发型。。
    我也要像猪儿摸摸你的刘海。。
    说:: 什么。。。刘海给金毛狮王吃掉了!!

  2. Posted 一月 21, 2010 at 11:27 下午 | Permalink

    改了 。。。 那个spelling 。。。
    一共: HKD100.00
    请最迟明天转账。。
    谢谢!!!

  3. Posted 一月 21, 2010 at 11:30 下午 | Permalink

    贵吗?
    那再9折。。
    看你是我得自己人。。
    唉! 算了!!
    少赚点。。少买件衣服。。

  4. 小倩
    Posted 一月 21, 2010 at 11:31 下午 | Permalink

    我以前就在新柳街轉角的Sun Salon弄頭髮…
    不過我多是修剪或焗油, 不會弄其他~
    反而出來做事後有做過負離子 & 曲髮!
    可惜頭髮太厚, 效果都不明顯, 因為還是亂糟糟的 >.<

  5. Posted 一月 22, 2010 at 1:56 下午 | Permalink

    董夫人.. 哈哈哈…金毛獅王吃掉家庭婦女的劉海!這個金毛也太不懂吃啦, 要跟董夫人學習學習! kekee… err… 什麼什麼什麼?要收費? 你當我善眉善眼的好欺負麼? 我就是不付!!! 你過來香港追我呀! 😀

    小倩,下次過來紅磡介紹你去呢間. 收費不貴, 但真係幾識剪. 見過幾個入去搵佢剪的女仔個髮型都好襯佢地.
    我琴日去接阿豬放學時, 仲特登行去新圍街望下o個排樓.


發表回應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