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夢

夢中, 3D一樣, 可以按著 mouse 去看自己想看的地方. 去到樹林的盡頭, 是一望無際的大海. 心想, 用力也飄不過去, 於是打道回府. 但看到另一個地方, 似有人煙. 在一條橋後, 好像有長長的拱形的像是過山車的軌, 但也像幸福摩天輪. 不知道為什麼, 忽然間在飛的身體的裝備由 mouse 換成了單車. 踩了一段路. 要經過那座橋了. 膽怯. 原來我畏高. 而且, 橋窄. 我怕會跌下去. 所以下了車, 要提著單車, 像踩著平衡木一樣前行. 看著別人踩著單車很輕鬆地經過, 羨慕. 但我腳下, 前面的橋好像越來越窄. 我看著懸懸的橋下遠遠的海, 心裏掙扎著叫自己醒來.

很多年前有從漫畫改編的日本電視劇. 叫東京愛的故事. 當時風靡全港各青少年男女. 莫不比自己是劇中的某角色. 數年後, 也東施效品顰, 吩咐身邊人出境後, 在異地買手信回來. 稀罕的並不是手信, 不是牛肉乾, 不是杏仁餅, 只是看對方有沒有把自己放在心裏, 有沒有把自己的話當作一回事. 當然結果大失所望. 雖然聽到的藉口說那地方去慣去多了, 手信沒什麼值得買的. 其實心裏是知道自己的位置遠在朋友之下. 因為怕在朋友面前落面子吧.

友人說起她的友人的經歷. 友人的友人的男友去異地公幹半年. 回來後, 她問他有沒有買手信給她. 他說沒有買, 只有買給同事的幾條朱古力. 問她要不要. 她不相, 以為他開玩笑, 於是幫他收拾行李. 收拾過後, 果然什麼也沒有. 友人說後, 我們一起大笑. 希望這男生"識做", 曉得怎樣補飛.

想起國泰的廣告. 廣告中律師辦理離婚案件. 離婚女人哭訴男人出差, 很多年, 都不曾買過個鎖匙扣給她. 離婚男人痛心. 觀眾看了莫不會心微笑. 律師聽到目瞪口呆. 律師出差, 在飛機上, 想得出神. 空姐問他要不要買鎖匙扣, 他即刻說: 買啊買啊看到這裏, 眾人噴飯.


友人又說趣事一則. 一女生邀請有女友的男生去一起學東西. 正常男生都會瞞著女友和新人發展的吧. 那男生婉轉地拒絶了: 你不要這樣子, 我女朋友知道了會不開心的. 我們聽了後大樂. 這樣子的男人, 我們喜歡. 值得愛. 我們期待對方對自己絶對地真, . 但是, 當自己遇著同樣的誘惑時, 我們會一樣地拒絶嗎? 呵呵, 有雙重標準吧.

廣告

發表回應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