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嘆息

說實在話,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樣將60公斤重的行李蒙混過關的. 可能不是太過份的話, 大家都睜隻眼閉隻眼. 但, 真的累死了.
 
明明已送走了很多東西,怎麼還會有那麼多身外物. 上屋搬下屋, 唔見一籮縠. 一夜過後, 我的垃圾又已堆滿了整個樓梯口.  但怎麼還是有那麼多的身外物要帶走?
 
友人說起以前的我很喜歡天南地北的跑的. 怎麼現在老呆在一個地方. 當時語塞. 也不明白為什麼. 現在想來, 以前一個背囊幾套換洗的衣服可以行走江湖一個月. 現在年紀老大, 護膚品化粧品, 那麼多瓶瓶罐罐,罐罐瓶瓶的… 只有一聲嘆息.
 
廣告

發表回應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