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蘭咖啡

不是不喜歡星巴克. 在那裏可以選一杯想喝的咖啡, 雙手捧著, 看看書, 聽聽音樂, 可以耗大半個下午. 只是, 你發現沒有, 他們不會有愛爾蘭咖啡. 是不是因為要另外申請酒牌的緣故?

 

我是一個酗咖啡的人. 對於咖啡, 幾乎到了好壞不分的地步. 某年, 知道了愛爾蘭咖啡, 對我這種只喝熱咖啡的人來說, 有點驚為天人. 可是並不是每一家有得點愛爾蘭咖啡的咖啡店都能做得出一杯好的愛爾蘭咖啡.

 

數年前, 舊公司在曼谷開會, 每天開完暈頭脹腦的會後, 都是例牌的小組晚飯娛樂. 某晚, 去了在一間fusion泰式餐廳吃飯. 安排的是一張長長的桌子, 趕緊佔了一個有利位置坐下, 遠離老板, 遠離那些作者們, 遠離工作. 和周圍的同事聊了些什麼都已經不記得了, 吃了些什麼也都不記得了, 只記得大家嘰嘰喳喳, 把裝著那些亂七八糟的菜, 配著亂七八糟的香料的盤子傳來傳去的試著. 一個勁地說好吃好吃….

 

終於吃完了. 英俊的侍應生遞上飲品牌, 問我們想點什麼: Coffee, tea, or me? 他捉狹地問. 我和旁邊的同事大樂, 不約而同地說: 就點你吧. 他倒見怪不怪, 笑笑說: me later. Drinks first. 我和那同事都開心地發現那間餐廳有愛爾蘭咖啡供應. 這才知道我們都是咖啡愛好者. 對於不常見到而自己又想享用的東西, 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 於是我們兩人都說: Irish Coffee. 那侍應生向我們眨眨眼說: good choice.

 

大家繼續聊著天等各自點的甜品和飲品的來到. 過了一會兒, 有另外幾個侍應推開了門, 又搬進了另一張四方桌子. 鋪著美美的桌布, 桌子上並放了一大瓶盛放的紅色玫瑰花. 我們正在訝異著他們在做什麼, 他們又陸續放上了好多器皿和物件, 有酒, 有黃糖, 白糖, 有咖啡豆, 煮咖啡機, 有攪拌器, 有火酒桌上鋪了滿滿的材料. 這才明白他們要在我們面前製作Irish Coffee.

 

那英俊的侍應走過來, 熟練地拿起桌上的器皿, 開始製作. 看得我們眼花繚亂.他抛酒瓶, 磨咖啡豆, 再玩一兩個小花招, 燒咖啡杯, 他又銜著玫瑰花, 沿著酒杯口鋪上黃糖, 所有的人都嘆為觀止. 只有我和點Irish Coffee 的同事張大了嘴合不攏, 面面相覷, 隔了一分鐘, 才懂反應, 低聲交頭接耳: 我有點後悔. 她說. 我說: 我也是, 我剛才沒看價錢. 是啊, 這樣子勞師動眾大費周章端上來的飲品價目會不會是一個天文數字? 這哪裏是製作咖啡, 這是一場表演. 還未說完, 正在燒杯子的他的手被火灼了一下. 我們驚叫. 一來, 太危險了; 二來, 天啊, 會不會也算在帳單裏面?

 

終於, 咖啡做好了. 大家都鼓掌. 他的額頭冒著汗, 等著我們的反應. 端上來, 我們都讓身邊的其他同事嚐了一小口. 都讚嘆不已. 我和同事嚐著, 必須承認那是我們喝過的最好喝的愛爾蘭咖啡.

 

後來, 在其他地方喝的愛爾蘭咖啡要麼酒味太濃, 要麼酒杯不夠熱, 每次都很失望…好懷念那杯華麗的愛爾蘭咖啡.

廣告

發表回應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